首页纣临第十六章 盲山

第十六章 盲山(1/2)

作品:《纣临

    本章部分设定取材自电影《盲山》,如有雷同,不是巧合。

    …………

    鲜有人知道,在联邦境内,有一个叫作“盲山”的地方。

    盲山为什么要叫盲山,就连住在那儿的居民们也不知道,当然,他们也没有兴趣去考究这些事。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小山村,贫穷、闭塞、落后……村民们的生活水平和思维方式都仿佛和外面的世界脱节了几十甚至上百年。

    盲山里的住民,基本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大部分家庭以务农为生,少数的经商者也都是本地人,做着些小本买卖。

    村里最大的、也是唯一的“官儿”就是村长,他直接领导着村派出所里的四名警员——是的,这地方连“派出所长”都没有,事实上,这里的执法人员在联邦那儿也没有什么正规的编制……那四名警员与其说是警员,不如说是村长的私人武装更合适。

    反正,村里若是出了什么大事儿,大家就会去找村长解决,小打小闹的事情嘛……基本就看谁横了,没有人会报警的。

    这种类似于“县太爷”的制度,在盲山村持续了很多年。

    我们对于这种权力制度是很了解的,不用我说大家也都明白,村长的儿子就是下任村长,至于警员的儿子能不能继续当警员,就得看他们是否“懂事”了。

    乍看之下,这村子也没有什么太大问题,虽然他们的制度和外界不一样,但这么多年下来都能相安无事,便说明这套东西至少在这个小地方行得通。

    然而,在这表面的和平之下,其实隐藏着让人毛骨悚然的罪恶……

    …………

    225年的春天,一个名叫阿法芙的女人来到了这里。..

    这年,她二十三岁。

    刚刚大学毕业、踏上社会的阿法芙,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到世界各地旅行一番,可惜……她刚从家乡伊斯梅利亚出来,就落入了人贩子的魔掌。

    几经辗转后,她被卖到了这盲山之中。

    来到这儿的第一天晚上,阿法芙就被他的买主……一个四十多岁的当地农民强暴了;在对方施暴的过程中,对方年迈的父母就在旁边,负责摁住阿法芙的双手。

    和盲山中的所有家庭一样,这家人多年省吃俭用、攒下一笔钱,就是为了从人贩子那里“买个媳妇”回来,给儿子传宗接代。

    在他们看来,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那个买主的老母亲自己,当年也是被拐卖到这村里来的。

    在度过了噩梦般的一夜后,第二天天还没亮,阿法芙就爬窗逃跑,跑到了盲山的村派出所。

    结果,不到一个小时,在村长的命令下,她就被“押送”回了那户人家。

    村里的警员已经很熟悉这种事了,盲山里的每一个人……都很熟悉这种事了。

    他们告诉阿法芙,她已经是那户人家的人了,若逃跑,她的“丈夫”有权把她的腿都打断。

    就这样,这场仿佛不会醒来的噩梦持续了下去……

    九个多月后,阿法芙生下了一名女婴。

    虽然在得知自己怀孕时,她也曾想过自杀、也曾用力捶打自己的肚子想要杀死这个孩子,但随着这小生命在其腹中慢慢成长,母性本能和“丈夫”一家软化的态度,让她忍了下来。

    可惜,她还没能多看自己的孩子一眼……在她生产的当天夜里,她的“丈夫”就将那个初生的女婴像是垃圾一样扔到了村外的小河里,活活淹死了。

    他做这事的理由很简单,因为那是个女孩。

    在盲山的人看来,抚养女孩是件很愚蠢的事,养大了也是别人家的人,或者说……他们也根本没把女人当人。

    在这些村民的眼里,女人不过就是生殖的工具,完成了生孩子的任务后,她们还得带孩子、做农活,否则就是浪费了家里的粮食。

    失去孩子的阿法芙崩溃了,她撞墙、绝食……闹自杀,但盲山的村民们对处理这种状况显然已是轻车熟路,他们将她囚禁起来,每天让一些已经习惯了村中生活的妇女来劝说,并告诉她只要熬下去就有逃跑的可能。

    但其实……并没有那种可能。

    因为这村子地处偏僻、三面环山,靠步行逃离几乎是不可能的,交通工具则都掌握在村民们的手里;另外,出村的唯一道路上、和离盲山最近的县城里,都有村长的眼线,这些相关人员,和盲山村的村民、人贩子团伙等等,自是有着利益往来的。

    曾经也有被拐来的妇女千辛万苦地逃到县城里,但最后还是被追来的村民们当街抓住、生生拖了回去;即便她在被抓时拼死哭喊,乞求路人的拯救也没用……来抓她的人都是熟手了,他们一边一起作证说她“脑子有病”、并威吓路人“少管闲事”,一边就用最快的速度把人塞进车里、带离现场。

    大多数情况下,事情到此就会不了了之。

    就算县城里真有路人觉得事有蹊跷报了警,村民们也不怕;盲山这地方每隔几年也是会遇到“联邦官员视察”的,每当遇到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