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一(1/2)

作品:《生于1984

    万寿寺位于京城西直门西北七华里处的苏州街南、紫竹桥北。

    清朝几任帝王都是信佛的,万寿寺很受宠,数次大规模翻建,形成了集寺庙,行宫,园林为一体的建筑格局,有京西小故宫之美誉。

    许辉是不信佛的!

    我们共主义者心中唯一的信仰就是那就是共产主义!

    共产主义既是全人类追求的最美好的精神道德之理想境界,又是全人类共享的最美好的政治经济制度,为中国人民乃至全人类的解放事业奉献自己的力量…

    不过他并不反感有宗教信仰的人,这是人家的自由!

    作为中国人,许辉本心对道教很有兴趣。

    随便举几个道教名人,我们可以发现这帮人能辟谷能祝由,懂八卦会算数,能吟诗可作画,能抚琴会书法,下围棋舞剑器,辨药材懂医理。

    可惜,高人们打斗有自己的骄傲,再加上大道教那种‘爱信信,不信滚,不要打扰我飞升’的高冷,还有‘心存邪念,任尔烧香无点益,持身正大,见我不拜又何妨’的霸气,所以道教始终不能风靡…

    不过,毕竟是浸入骨髓里的。

    一般出了什么事,我们会说‘我的老天爷啊’,而不会说‘阿弥陀佛’…

    呃,许辉来万寿寺因为郑小龙想见他。

    ……

    车子驶入西郊的时候,许辉才注意到,这座寺庙的面积相当大!

    跟着司机在小路上走了许久,“许先生,请跟我来。”有人等在那里,见到许辉,恭恭敬敬的对他说道。

    许辉跟着对方,一会功夫来到一处禅房。

    禅房的布置很简朴,整个房间只有几张桌椅和蒲团,没有其他的东西,简约而不简单,给人一种大气的感觉。

    对了,墙壁上挂了一些字画…

    可惜,许辉对字画毫无研究。

    他只知道齐白石的虾、徐悲鸿的马、黄胄的驴、李可染的牛、冯大中的虎…

    都是很值钱的!

    对了,当初冯晓刚跟曾梵志一起合作完成的《一念》,被拍到了1700万…

    名人字画卖出天价很正常,当初赵中详还没传出紧爷的名号,他的一幅画可以轻松卖到十几万,现在标价几千块都乏人问津。

    典型的跟随主人的身价变更而变化!

    禅房内,一位身穿长衣青衫的男人提着毛笔,面色冷静,在写字。

    是郑小龙!

    许辉看了一眼,然后恭恭敬敬站在一旁。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无欲则刚!”

    当然许辉不会傻到问什么‘有容是谁?无欲又是谁?’

    这是生活,不是段子!

    写完了,回身把毛笔搁到了桌上,青衫男人抬头看了看许辉“怎么样?”

    “…呃,郑老师,说出来不怕您笑话,我对字画一窍不通…不过,这十六个字称得上是龙蚪腾宵,雄强而不失于清雅!”

    大概想了想,许辉还是拿出了当年拍马屁的功底。

    当初还是一名小导演,经常要见投资人,有些投资人就附庸风雅,喜欢泼墨挥毫。

    一般见到草书,就说‘龙蚪腾宵,雄强而不失于清雅!’

    如果是楷书字体,就要称赞‘雄秀端庄,方中见圆,用笔浑厚强劲…颇有颜真卿先生的几分功底…’

    必须要把投资人给捋顺了,他才会投钱!

    对了,你们要是去见老丈人,他们写东西的时候,你也得跟着这么说…

    “滑头,这是李志敏教授评价张旭草书引用的形容词,居然放在了我身上?”

    郑小龙笑了笑。

    “…”

    许辉讪讪笑了笑。

    套路被人识破,确实蛮尴尬的…

    “陪我出去走走!”

    ……

    唐代诗人常建写过一首诗,《题破山寺后禅院》。

    清晨入古寺,初日照高林。

    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

    山光悦鸟性,潭影空人心。

    万籁此都寂,但余钟磬音。

    盛唐山水诗大多歌咏隐逸情趣,都有一种优闲适意的情调,但各有独特风格和成就。常建这首诗是在优游中写会悟,具有盛唐山水诗的共通情调,但风格闲雅清警,艺术上与王维的高妙、孟浩然的平淡都不类同,确属独具一格。

    很适合眼下的氛围。

    常建算是比较悲催的人物,进士出身,做过官,天宝中年为盱眙尉…

    盛唐时期,诗人众多,说实在的,能有一首诗被现如今的民众熟知,已经很不容易了!

    就好像导演,全世界每年出产的电影加起来有一万多——其中有一半都在宝莱坞…

    但是,我们知道的导演又有几个?

    “许辉,你有特别钟爱的东西吗?”

    “钟爱?”冷不丁听到这个问题,许辉有点不晓得怎么回答的感觉,认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