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生于1984第九十四章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5/49)

第九十四章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5/49)(1/2)

作品:《生于1984

    肉巴早上六点醒来,习惯性在床上扭来扭去,半小时后才挣扎的从床上爬起来。

    穿了件短裙,修长的小腿露在外面,换了双平底鞋,她要练功…

    表演专业讲究早功,肉巴从小练舞,早功可以松韧带…

    当然,也会了口齿更加伶俐,演员四大基本功形台声表,都需要不断练习。

    “八百个标兵奔北坡,炮兵并排北边跑。炮兵怕把标兵碰,标兵怕碰炮兵炮…”

    还好肉巴是新疆人,她要是胡建人,就惨了红红墙上画粪凰,粪方罚在红红墙…

    半小时后,她拉开门,准备吃点东西。

    许辉和佟利坐在一起,两人…没事?

    没道理啊,昨天下午丫吖姐明明气到快爆炸了,胸围都涨了好几寸!

    怎么一晚上时间就没事了?

    这男人可真了不起,突然更爱他了…

    “导演、丫吖姐,早…”

    “哦,你起来了…赶紧吃点东西,然后跟着于魁智老师学眼神去吧…”

    许辉抬头,很淡定的看了她一眼…

    “喔…”

    肉巴闭嘴,拿起餐盘去捡东西去了,酒店的早餐是自助的…

    看到摆放整齐的包子、油条、粽子、烧麦还有黄豆饼,她有点忘乎所以了,每夹起一样东西,她都会发出海狗一般的轻呼声,愉快的把自己的餐盘堆成小山。

    没有注意,身后有一对男女正用审视的目光打量着她…

    “…就这样的,你还觉得她是故意的吗?”

    许辉收回眼神,戏谑的看了看佟利。

    “…反正我不会掉以轻心的!”

    虽然打心里觉得这样的智障不太可能有心计,但是佟利依旧强制嘴硬。

    “行吧,你慢点吃,我先去片场了,今天有的忙了!”

    拿起桌边的奶瓶,一口饮下,擦了擦嘴,许辉转身朝着酒店大方向走去。

    注意看的话,他的脚步有些轻浮…

    肉巴搬山完毕,捧着一堆的食物坐在了丫吖对面,有点奇怪的看了眼许辉离开的身影“…导演这么早就离开酒店了?”

    佟利慢斯条理将嘴巴里的食物咀嚼完毕,然后才回了一句“嗯,他很忙!”

    “…那…那…”

    肉巴期期艾艾望着丫吖。

    “你放心吧,许辉说了,会看你的表现,暂时不会换角!”

    丫吖带着礼貌的微笑,安慰肉巴道。

    “…那就好。”

    肉巴长舒了一口气,似乎心事已了…

    她想说的根本不是这句!妈蛋,跟我预想的完全不一样!

    ……

    “咔!停一下!”

    许辉从监视器后方站了起来,招手示意王青祥过来“王老师,咱们这个版本的刘正风并不是那种养尊处优的衡山派大佬,他是很有风骨的人物…”

    金庸原著,《笑傲江湖》有对刘正风的正面描写‘主位坐着个身穿酱色茧绸袍子、矮矮胖胖、犹如财主模样的中年人,正是主人刘正风。”

    许辉始终觉得不妥,一个能弹奏《笑傲江湖曲》的雅人,怎么能是油腻中年大佬呢,太不符合观众对雅士的传统观念了…

    王青祥显然做足了功课,把刘正风塑造的富态十足…

    “…我需要的是那种看淡世俗,只求退隐江湖的态度,还有,他应该有些执拗…”

    “你让我捋一捋…”

    王青祥来回踱了几步,走过去跟王靖松简单交流了几下。

    好演员不仅能自己通读剧本,自行领悟剧本设置的角色,更应该能够按照导演的意图随时改变自己的表演方式!

    许辉看了看演员,拿着手持喇叭“来,各部门注意,我们再来一遍!”

    这是一个特写镜头,主要就是表现刘正风面对妻儿老小被杀时候的态度。

    镜头对准王青祥,后者眼中划过几滴泪珠“…我与曲洋大哥结交,只谈音律,自他琴音之中,我深知他性行高洁,大有光风霁月的襟怀。刘正风不但对他钦佩,抑且仰慕,你们今日如此作为,不怕被天下人耻笑吗?”

    “哈哈,天下人只知道你刘正风勾结魔教,来呀,杀了他儿子!”

    “且慢,我自行了断!”

    王青祥叹了口气,右手接过匕首,就要抹脖子。

    “君子报仇,十年未晚…”

    王靖松扮演的曲洋现身…

    “好,这条过了,转三号场!”

    许辉很满意。

    接下来要拍摄泛舟水上,‘沧海一声笑’的v…

    炮辉对于这首歌的意境早就了然于胸。

    ‘秋风飒爽,江水澄澈,两位至交在一艘飘摇的木船上,唱诵着落拓不减豪放,狂放不时洒脱的出世之歌…’

    当然,肯定不是现场收音,王青祥和王靖松也唱不出‘沧海一声笑’的豪迈!

    他请了刘唤还有林梓祥两人合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