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第172章 专业的

第172章 专业的(1/2)

作品:《大医凌然

    “好了,吕文斌可以去休息了。小马来做一助,余媛做二助。”凌然等助手们聊开心了,再重新分配工作。

    吕文斌本来已是快要累死的样子了,一听能休息,连忙问“多久。”

    他也知道,凌然不可能放一整天给自己的,否则,马砚麟就累死了。

    “睡醒再来。”凌然没有规定具体时间,他连续喝了两瓶精力药剂,持续工作40多个小时了,再干几个小时,他也准备休息一番,并不准备现在就喝第三瓶精力药剂。

    身为医生,以身试药就够过分了,剂量太高总是让人不安心。

    吕文斌则是听了凌然的话,脱下手套就走,放在戏文里,就是担心“迟则生变”。

    马砚麟羡慕的看看吕文斌的背影,随手丢下镊子,坐到了吕文斌之前的位置上,对着目镜观察了几秒钟,伸手道“环钳。”

    马砚麟的声音稍微大了一些,环的读音更是好重好重。

    巡回护士拍了持物钳给马砚麟,道“圈钳是吧?把我都给绕晕了。”

    马砚麟嘿嘿的笑两声,再看凌然,却是头都没有抬一下的样子,不禁有些失望……他也想还家来着。

    另一边,余媛在护士的帮助下,穿上了手术服。

    身高仅有一米五的她,套着小号的手术服都显的有些长,但表情神态都是异常认真的。

    她两手在胸前伸着,踩着踏脚凳,来到凌然身边,再低头看向正在缝合的部分。

    “是碾挫伤。”余媛一眼看了出来,道“软组织损伤严重的话,再植是很难成功的吧,就算恢复了,指体功能的恢复也很难了。”

    “病人和家属强烈要求断指再植。”凌然给回答了一句,问“你以前接触过骨科吗?”

    碾挫伤是骨科最常遇到的情况。

    余媛托了托塑料大眼镜,道“我是在学习急诊科经常遇到的病症的时候,关注到的,不过,当时主要关注的是足部碾挫伤,因为较为常见。”

    “哦,你对碾挫伤了解多少。”凌然随口询问,毕竟,得要了解到新助手的情况,像是上级医生那样问话,也就不可避免了。

    事实上,上级医生对下级医生的问话,虽然有七成是为了自己开心一下,但总有一成是为了知道助手的情况,以有效的使用。

    余媛尽管是有点资历的住院医了,面对凌然,依旧是认认真真的想了想,道“我知道的也不多,一般来说,足部碾挫伤多是交通、工业和建筑类的事故中出现,所以,接诊的时候,必须要详细了解事故过程,从而了解损伤机制,同时要关注全身情况……具体到患足部分,应该首先触诊足背和胫后的主要动脉的搏动……初步治疗包括清创和引流,筋膜室的测压和减压,抗生素预防感染,另外要关闭或者覆盖创面……有学者认为,内固定可以有效的恢复足部的解剖结构……ubarak等人将足部分为四个间室……压力4a是临界值,会导致不可逆转的肌肉神经坏死,以及继发性的纤维化……”

    “那个,能不能稍停一下……”马砚麟实在忍不住,打断了余媛的话,再道“我知道有点不太礼貌啊,但是,这样子我真的要睡着了……”

    马砚麟勉强睁着眼睛,感觉下一刻就要闭上的感觉。

    作为包邮区小镇出身的年轻人,马砚麟向来嘴甜,现在却是顾不上了,生怕自己说的晚一点,就要被催眠掉了。

    余媛不以为意的停了下来,微笑道“我知道的其实也不知道,大概就是这些了。”

    “够用了。”凌然评价了一句。他虽然掌握了完美级的断指再植技能,可单论碾挫伤的了解,还真没有余媛来的丰富。

    最重要的是,余媛说的逻辑通顺,内容详细,又不是提前准备的,说明人家肚子里是有货的。

    半梦半醒的苏嘉福也被吵醒来了。

    因为案例都是为他准备的,所以吕文斌和马砚麟可以换着睡觉,苏嘉福却不可以,最多是凌然中途做tang法换脑子的时候,让他睡上一半个小时。

    睡却不能回房间里睡,因为凌然经常会顺手给苏嘉福推拿上一两分钟,让他能睡的更沉。为了贪这份舒服,苏嘉福睡觉都是睡在手术室里的。

    如此30多个小时下来,苏嘉福的意识都要混乱了。不过,麻醉医生常年如此,熬总是能熬过去的。

    倒是听着余媛的说话声,苏嘉福睁开了眼,擦把脸之后,趁机填起了报告,顺便观察着一应数据。

    手术室内温度常年恒定23摄氏度,舒服而清爽。

    挂在四角的小音箱,传来若有若无的轻音乐声。

    由于凌然不喜欢聊天,听歌的娱乐模式就不可避免的被护士们给发扬光大了,不同的护士总有不同的爱好,但都将声音开的极低,以免干扰到主刀医生的操作。

    凌然向来是不干涉这些的。

    他的专注度一向极高,他做各种精神测试的时候,在此方面都有异乎寻常的数值体现。具体在生活中,凌然从小写作业就不在乎家里的诊所吵闹与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