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第159章 锦旗感谢

第159章 锦旗感谢(1/2)

作品:《大医凌然

    郑器和潘金月说说笑笑的来到手外科的复健室,开始了每日的例行训练。

    他的手已经基本好了,早早的就离开了医院,复健其实也可以在家进行了,只是在妻弟潘华的强烈要求下,才隔几日来云医,就在手外科的复健室里检查一番,做些动作纠正。

    几分钟后,收到消息的潘华就快步而来了。

    “哎呀,都说你不要过来了,你忙你的就好了。”姐姐潘金月又高兴又心疼的道“你每天那么忙,别管我们了。”

    “我就是来看看。”潘华又笑呵呵的给姐夫郑器打招呼,然后问“手怎么样了?有什么感觉。”

    “偶尔有点痒痒的,再活动起来都挺好的。不过,食指内侧还是有一点点麻。”郑器认真的回忆,自己的手,有一点不舒服都是能感觉得到的。

    “痒是新出现的哦,这个有可能是心理因素,有可能就是单纯的神经症状,可以先放一下,再观察观察。食指内侧麻木不严重的话,也没关系,这个是神经受损了,过一段时间,你自己的神经代偿会解决问题的……”潘华再次给解释介绍了一番,即使很多都是以前说过的话,潘金月和郑器还是听的极仔细。

    “那神经损伤呢,神经都伤了,没关系吗?”

    “只是小神经,大神经都给你处理好了。小神经是可以代偿的。”

    “代偿就是别的神经帮忙的意思是吧?那别的神经会不会累坏了。”

    “不会,咱们人的神经都是有余量的,你不用也是一辈子,用也是一辈子。”

    “那就好,那就好……”

    一边解释,一边看着姐姐和姐夫两人,潘华突然有点感慨,医界有句话很有名,是美国医生科鲁多的墓志铭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

    潘华经常听老医生们说,却很少去细想。他是云医唯一能做tang法的医生,起码也是唯二能做tang法的医生,他更乐意将自己的所有时间都用来去治愈,帮助和安慰,却是他很少触及的。

    但是,他的姐夫郑器和姐姐潘金华,如今最需要的却是安慰,然后是帮助,最后才是治愈。

    治愈已是过去式了,安慰却是常态。

    潘华此时想来,他们之所以愿意花个多小时的功夫,从家里到医院来复健,最想获得的,应该就是安慰了。

    潘华想到此处,露出笑容,道“姐,姐夫,你们不用太担心的。姐夫的屈肌腱缝合的很好,咱们后来不是又拍了核磁共振吗?屈肌腱长的好,厚度只多了0.1毫米都不到,离黏连的标准也远着呢,你们都不用担心的。”

    潘金月和郑器互相看看,问“真的缝的好?”

    “缝的好,你们复健的也好,现在就慢慢恢复就行了。”潘华说的无比肯定。

    潘金月听的像是下定决心似的,看看老公郑器,在对弟弟潘华道“那我们想给主刀医生送面锦旗。”

    潘华的思维瞬间混乱了,送锦旗?送给谁锦旗?难道送给凌然锦旗?

    潘金月又道“华子你不是说过,医生最喜欢的礼物,就是锦旗吗?我们送锦旗给人家。”

    最后一句,潘金月又拿出了姐姐的威严。

    “那个……”潘华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再转头看到姐夫的手掌,纷繁的念头又冷静下来,不管怎么说,人家是真的把郑器的手给治好了。

    屈肌腱缝合能做的几乎没有黏连,那有多难,潘华自己是清楚的。

    别说一面锦旗了,如果有谁能做到这样的水平,多少面锦旗都是值得的。

    潘华暗自叹了口气,再道“你们要送锦旗的话,我就不出面了。毕竟不是一个科室的。”

    “不用不用。”郑器常年在工地上出没的人,为人处世通达,怎么都不会让潘华为难。

    ……

    云医会议室里。

    来自《云华日报》的记者邹雅雯,用茶水冲刷着口水,与凌然小声的交谈着,不时的还掩口轻笑。

    邹雅雯没有一味的装淑女,那种等待男人来追的老套情节,早就跟不上时代的发展了,更不要说,是面对凌然这种很可能见多识广的大帅哥。

    邹雅雯表面上一派知性女子,报社记者的模样,私底下,已经尝试着用脚面去蹭凌然的裤腿了。

    “凌医生说的真有趣……”

    “凌医生,说说你从医以来,印象最深刻的事吧。”

    “凌医生的医术好厉害。”

    邹雅雯一半是采访,一半在恭维。至于一同接受采访的费舟等副主任医师,被邹雅雯问了几个问题,就选择性忽略了。

    这样的中年普通不秃男性,读者们早就没兴趣了。采访他们的故事……谁在乎呢?

    别看“普通人的故事”之类的报道,满世界的蔓延,可是从销量上看,它们丝毫的作用都不会起。普通人并不想看普通人的生活,它们知道普通人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如果有必要的话,他们还可以打开朋友圈,看看身边人的生活,那多数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