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第八十一章 天赋异禀

第八十一章 天赋异禀(1/2)

作品:《大医凌然

    急诊科手术区的休息室里。

    霍从军摆开了茶具,用电磁炉直接煮了一壶老白茶,再给每个人面前的杯子添上,笑道“条件简陋,见谅见谅。”

    “茶挺好的。”白白胖胖的白主任喝了一杯,又捻起一块绿豆糕,道“早听说云医的绿豆糕出名了,听说有人专门来排队买?”

    “我们二食堂的郭师傅是苏州人,苏派的绿豆糕油润,对咱们云华人的胃口。等回头给你们都提一份,带回家里尝尝鲜。”霍从军也笑眯眯的拿了一块绿豆糕,一口咬掉了三分之一。

    “一盒绿豆糕就想收买我们啊。”

    “收买谈不上,咱就想公平公正的争取个机会。”霍从军嚯嚯嚯的笑。

    “你现在就是不公平竞争。”白主任三两口就吃掉了一块绿豆糕,也不再拿,用粗粗短短的小手端起杯子,就品起茶来。

    白主任军医院创伤毕业以后,很快就转去了妇产科,盖因他长了一双又小又巧的手。

    20年前的医院环境不比当下,男性妇产科医生总归是不受待见的。实在是因为白主任的那双小手,在抢救危重产妇的时候,表现太好,以至于他在急诊科呆了三年不到,就被妇产科给抢去了。

    在各种仪器设备都不发达,异地孕妇和危重孕妇极多的年代,白主任就凭着“小手一捞”的技巧,活人无数,挽救了无数的生命和家庭。

    现如今,白主任已荣升昌西省妇幼保健医院的孕产保健部主任,下辖妇产急诊科、产一科、产二科、产三科、高危产科、产前诊断中心、分娩中心等科室,过的比霍从军要舒服的多。

    白主任也是霍从军找来的外援中,最有力的一位。

    作为一名活久见的医生,白主任见过的医学高手实在是太多了,国外的飞刀选手,他都见了不知多少,想想凌然的年龄,白主任就倍感不靠谱,道“我们这次来,就是来了解你们科的真实情况的,你老霍给我们演一场戏,我们看着高兴了,回去开会的时候,你让我们怎么说?就说云医急诊科有个20多岁的小医生,天赋好的很,30分钟做了一场无人区的肌腱吻合?参会的人要是都笑起来了,会可就开不下去了。”

    霍从军听着笑了起来“30分钟不30分钟的,有什么关系?刚才的手术做的好不好,你们都看到了吧?”

    白主任微微颔首“做的好我承认,但你不能吹的太离谱了。你们云医有个潘医生,副主任级的,30分钟也做不完一例tang法吧。再说了,做的快也不证明做的好,咱们都做了这么多年的医生了,这个道理不用说都明白。”

    “做的好不好,看病人的预后不就知道了。”霍从军的急脾气仿佛消失了似的,耐心的回答着白主任的话。

    他们俩人是老关系了,要说唱大戏,这就是练过无数次的双簧。

    旁边几人听的若有所思。

    原本因为关系较好,而不方便问出来的几点疑问,都在两人刚才的对话中,得到了解决。

    白主任见状笑一笑,向霍从军抬抬下巴,又捻起一块绿豆糕,笑道“忍不住了,今天的减肥计划被老霍给破坏了。”

    “怪我怪我。”霍从军哈哈的笑两声。

    来自中医院的蒲主任微微一笑,道“绿豆糕是个好东西,李时珍就有说过‘磨而为面,澄滤取粉,可以作饵顿糕’,饵顿糕考证以后,与今天的绿豆糕很像,可以消暑避瘟……”

    几个人就着茶水,将绿豆糕吃了个一干二净,又说出了许多李时珍说过或没说过的话。

    茶饱糕足之际,有人来通知“手术准备好了。”

    “让凌然先做,我们马上就来。”霍从军再给众人倒上茶,又道“咱们解散一刻钟,大家想做什么做点什么,一会再来集合。”

    “老霍安排的仔细。”白主任亦不客气,起身就奔厕所而去。

    其他吃饱喝足的医生,同样有各自的目标。

    ……

    对于凌然所言的单指撕裂手术,预计用时三十分钟,在场的几名医生都是当狂言听的,再不去提。

    包括霍从军也觉得凌然有点夸大。

    同样是肌腱缝合,如果不是在无人区的位置,30分钟确实是能做到的,甚至绰绰有余。比如清创缝合的时候,也经常会做各种肌腱吻合术,做法也很简单,就是将两根肌腱拉到一起缝起来就行了,技术好的缝合的平滑一点,技术差的缝歪一点也没关系。

    但是,普通的肌腱吻合术与tang法的最大区别,在于缝合的强度不同。

    以常见的kessler法为例,它是单股线的缝合,也就是一根线穿入一端的肌腱,同时再穿入另一端的肌腱,互相拉紧,从而将肌腱连到一起。

    双kessler是两股线,一入一出成环。

    tang法是三股线,而且为了不过度损伤肌腱,三根线的牵拉还有讲究。

    就算是用简单的加减乘除计算也知道,tang法需要花费的时间,至少是kessler法的三倍,而强度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