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第十章 我是实习生

第十章 我是实习生(1/3)

作品:《大医凌然

    “王护士,今天的急诊病人不多啊。”年轻的住院医颠颠的跑到小护士面前,递上一瓶冰红茶。

    “我不喝甜的。”王佳没接饮料。

    “看我这个记性。”住院医拍拍自己的脑壳,又笑道“都到这个时间了,大家累坏了吧,总该我们上阵了。”

    住院医与护士是同事,不比没人疼的实习生,让人家等了半天时间,都没上手的机会,也不是很地道,王佳的语气软了一些,说“现在没活呢。”

    “急诊科还有没病人的时候?”住院医笑了。

    急诊科等于是医院的筛选科,大一些的医院急诊科,每天都要转诊大量的病人到其他科室,尤其是危重病人,多是做简单的处理并稳定生命指针后,紧急送往手术室。

    可以说,只要急诊科想做事,一天到晚有做不完的工作。

    住院医们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跑到急诊科来蹭手术的。

    王佳犹豫了一下,却是没有将处置室里的情况说出来,只道“今天的病人情况比较特殊……”

    “不怕特殊的,我们啥都能干。对吧,老吴。”另一名住院医凑了过来,勾肩搭背的说话。

    老吴郑重点头“不管是上面卡了乒乓球,还是下面塞了乒乓球,我们都能取出来。”

    王佳当了几年的护士,哪里是两名住院医的荤笑话就能击倒的,绷着脸道“我们急诊科的标准,是取高尔夫球。”

    “高尔夫球怎么可能……”两名才入行的年轻人登时被秒杀。

    “行了,吴医生,李医生都跟我过去帮忙吧。”护士做久了,都会有些刀子嘴豆腐心。王佳嘴上不饶人,机会还是要给住院医们的,至于能不能抓住,那就是科室主治和主任们的决定了。

    隔着几米远的办公室里,实习生们眼巴巴的望着外面,却是连刀子嘴都没等来。

    吴医生和李医生兴冲冲的跟在王佳身后,三步并作两步的迈进了处置室。

    跨过门槛,熟悉的燥热扑面而来。

    医生、护士,病人和病人家属,在小小的处置室里往复奔走,深深吸一口气,仿佛就能吸到令人烦躁的气息。

    吴医生和李医生的心情却是截然相反。他们珍惜每一次动手的机会,不管是取乒乓球,高尔夫球还是排球,责无旁贷。

    “周医生,这几位都是等着缝合的吧,要不要我们帮手。”吴住院先找到熟悉的急诊科医生,然后望着隔离床上坐着的几位花臂大哥流口水。

    在急诊科蹭了一段时间手术,他也摸清了医生们的脾性。主任和副主任隔的太远且不去说,主治一级的,周医生是最愿意给机会的。

    当然,这也可以解释成他虽然长的丑,但为人和气,又乐意偷懒。

    周医生正在慢悠悠的给一名花臂大哥清创,口中道“缝合是要缝合的,不过,他们不归我管。”

    “咦?改分配了吗?”吴住院奇怪的看看两边。

    急诊室也是分床管理的。一名主治医生或资深住院医生,会负责十几张床到几张床不等,哪个病人安排到了哪张床,就归负责医生来管,以确保责任到人。

    副主任医师和主任医师都只处理疾病本身,病人的其他麻烦,就全部分配给主治和资深住院医来日常维护了。

    在吴住院等人的印象里,面前的几张病床都是周医生的。

    周医生自己却很无所谓的道“他们几个要求凌医生处理伤口。”

    “凌医生是哪位?”这个姓并不常见,吴住院不禁左右打量起来。

    “就那里呢。”周医生指了一下。

    身为地头蛇,他并不愿意给过江龙打广告。

    顺着周医生指点的方向,吴住院一眼看到了坐在隔间里的凌然。

    “他不是实习生吗?”吴住院惊讶的喉咙都敞开了。

    周医生愣了一下,问“你认识?”

    “他今早跟着实习生们,一起过来的。”

    “那你估计弄错了。”周医生失笑。别的可以作假,医术是做不了假的。

    就凌然的骚技术,缝过的皮铺起来,估计能帮荷兰人再圈一个台湾,怎么可能是实习生。

    吴住院也不是太了解情况,他的心思主要还是在练手上面,打了个哈哈,将此事略过,又道“我看有好几个病人等着呢,要不然,我们先去帮忙?”

    旁边的李医生也连连点头。

    周医生呵呵的笑了两声,道“你去问问病人愿不愿意吧。”

    “来看急诊的,还有选医生的?”吴住院莫名其妙。

    周医生瞥他一眼,道“人家要选,你能怎么样?”

    吴住院被问住了。

    同来的李住院医不信邪,找了个面相和善,胳膊上纹了只独角兽的花臂大哥,笑问“你的伤口疼不疼?坐过来,我先帮你缝合吧。”

    喜欢独角兽的男孩子,总不会太暴力吧。

    面相和善的花臂大哥却是不屑的看了李住院一眼,道“我等凌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