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道朝天第三十三章风雪里的一口老井

第三十三章风雪里的一口老井(1/2)

作品:《大道朝天

    洗剑溪畔的弟子们不敢议论那天发生的大事件,私下难免还是会有所交流,很快便有消息传开,他们才知道,当天那道恐怖的飞剑竟是潮来剑,那位发疯的强者自然是碧湖峰主雷破云。

    都说碧湖峰主在朝歌城被冥部妖人与不老林刺客联手暗杀,受了重伤,正在某处疗伤,谁能想到,他会以这般疯癫的状态出现在诸峰师徒的眼前,如同走火入魔一般,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没有人给出答案,事件渐渐平息,那些被雷破云的剑光斩断的山崖也被昔来峰的阵师修复如初,用肉眼望过去,没有任何痕迹,一夜之后,似乎那件事情根本没有发生过。

    但那句凄厉而疯狂的话依然回荡在诸峰之间。

    “就算没有一,那二呢!”

    “没有一,二呢?”

    这句话无头无尾,到底是什么意思?没有谁能够说清楚。

    联想到前些天碧湖峰那位师叔的离奇死亡,整件事情越发充满了诡异的感觉。

    井九知道这句话的意思,也知道雷破云在临死前为何念念不忘此事。

    他负手站在崖畔,看着夜色深沉的天空,觉得此处仿佛一口老井,眉间生出一抹极淡的厌倦意味。

    ……

    ……

    上德峰顶,寒意刺骨,身处其间,不管是何等境界,都必须保持着绝对的清醒。

    元骑鲸走到洞府深处,低头向井底望去,很长时间都没有说话。

    霜雪涂白了洞壁,他的头发也多了一道白,但那与严寒无关。

    昨夜为了镇压雷破云,他用了年轻时从外界学来的剑道,效果显著,但剑元消耗亦是极剧,至少需要百日才能回复。

    三十余名上德峰弟子与执事,跪在他的身后,等待着他的发落。

    做为青山宗第二号人物,他有资格决定很多人的前途,甚至生死,但他没有这样做,举起手示意众人散去。

    能从戒备森严的剑狱深处把雷破云放出来,自然不是普通人,这些弟子执事没有任何办法。

    问题是对方为什么要把雷破云放出来?

    元骑鲸望向洞外天光峰的方向,心想这究竟是借刀杀人,还是对自己的又一次试探?

    “那天的事情……还是得查啊,不能断咯。”

    他用有些沙哑的声音缓慢说道。

    执事与弟子们都已经退出了洞府,只有他最信任的师弟迟宴还在这里。

    迟宴说道:“两忘峰那边有个消息……不过很难确定,我也不怎么信。”

    “既然有消息,那当然就应该往深了查,只是……”

    元骑鲸顿了顿,说道:“承剑大比的日子快到了,不要把事情弄的太大。”

    听着承剑大比,迟宴想起一事,说道:“那个井九……真的不需要再看看?”

    不管是谁,只要能得赵腊月另眼相看,便有资格得到更多的关注。

    看着师兄没有说话,迟宴苦笑说道:“这些年愿意来我们上德峰的弟子,已经越来越少了。”

    承剑大会是青山九峰挑选承剑弟子的场合。

    但对那些优秀而有潜质的弟子来说,又何尝不是挑选剑峰的机会?

    无数年来,掌门所在的天光峰,当然是最多弟子想要去的地方。

    上德峰权柄极重,剑法一流,元骑鲸是掌门大人的师兄,但这些年来报名承剑的弟子越来越少。

    两忘峰可以从诸峰弟子里挑选人才、很少提前选择承剑的对象,适越峰偏向学理研究,昔来峰管理青山事务,报名的弟子相对较少,但现在愿意承剑上德峰的弟子数量竟是连碧湖峰与云行峰都不如,更不要说清容峰了,这是为什么?因为上德峰的气氛太过沉重,因为剑狱太过阴森,还是因为所有年轻弟子都无比害怕他们?

    “那个懒鬼吗?”

    元骑鲸冷哼一声,说道:“两忘峰上的那些小家伙,怎么可能放过他?”

    迟宴不懂师兄所说的放过是什么意思。

    元骑鲸说道:“你不要考虑别的事情,先看看有没有可能把碧湖峰夺过来。”

    ……

    ……

    时间缓慢而坚定地前行,没过多长时间,便来到了初冬。

    据说是应清容峰的请求,掌门大人同意青山大阵开了一道口子,外界的寒风与雪花就这样灌进了九峰里。

    看着满天飞舞的雪花,井九再次生出一种感觉,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事情。

    他开始推演,却无所得,感觉越来越怪。

    从那个小山村重新回到青山之后,他有了很多以前没有过的感受,比如无聊、比如有意思,比如遗忘……

    他不可能遗忘,那么这种感觉的生成只能说明他自己下意识里避开了什么东西。

    为什么?因为他已经习惯眼下如此懒散的生活?

    初雪落下的那天,赵腊月又来了。

    她在洞府里静修数十日,完美地消化了在剑峰上的所得,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