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道朝天第九十二章天下三懒

第九十二章天下三懒(1/3)

作品:《大道朝天

    当年在朝歌城旧梅园里,瑟瑟送了井九与赵腊月一对品阶极好的铃铛。

    井九的那个现在被系在刘阿大的颈上。

    赵腊月答应还赠瑟瑟一把好剑,事后给了。

    井九答应帮她做一件事,什么事都可以,但到现在还没做。

    那时候洛淮南与景辛皇子对此颇不以为然,因为什么都可以往往也就意味着什么都不可以。

    井九相信瑟瑟不会让自己为难。

    只是在镇魔狱里把铃铛借给冥皇时,他曾经想过她会不会因此生气,要自己杀光悬铃宗的长老怎么办?

    现在看来竟是被他料中了,如果他要去杀死悬铃宗的老太君,岂不是得先把悬铃宗的长老们杀光?

    之所以曾经想过这样的情节,自然是因为他算到了很多事情。

    不管当初天近人的推演是否正确,老太君终究是要死的人,而她离死期越近,瑟瑟母亲的麻烦就会越大。

    在奶奶与母亲之间做选择,对任何人都是很困难的事情,更何况是瑟瑟这样娇生惯养长大的小姑娘。

    银铃般的笑声里不知道藏着多少痛苦。

    他摸了摸瑟瑟的脑袋。

    瑟瑟顺势靠在他的怀里,说道:“你知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想对你投怀送抱?虽然知道这是因为你不把我当女人,但我还是很开心,因为反正她们靠不着啊。”

    说话的时候,她的小脸上满是得意的笑容。

    井九没有说话。

    “对了,你知道何霑去哪里了?当年他和要带我去蓬莱吃比大泽更好吃的烤鱼,结果消失了好几年。”

    瑟瑟的声音越来低,渐至不可闻。

    井九低头看着她脸上的泪水,右手下意识里抚摸着她的头发,想了想说道:“他在果成寺,这次也来了。”

    瑟瑟啊的一声,抱着他在他脸上吧唧亲了一口,起身掠向山下,留下一串笑声。

    银铃的声音确实很好听。

    井九这般想着,用手擦了擦脸,剑火燎过,重新变得干干净净。

    然后他开始继续思考。

    长生仙箓他志在必得,所以要做些准备。

    白早提到过云梦幻境,他知道那是什么。

    中州派有件仙家宝贝能引修行者的神识入幻境,传闻幻境里一切皆如真实,在里面可以感悟天地、世情、人性——在幻境里修行生活,用岁月洗涤道心,便等于是果成寺的蹈红尘,只不过因为真实世界与幻境之间的时间差,这个感悟的过程可以被压缩很多,当然所得自然也不会有蹈红尘来的真切。

    井九想到刚才应该再向瑟瑟要件东西。

    远方传来飘渺乐声,今日讲道已经结束。

    井九向山下走去,寻着一名中州派弟子,询问果成寺的僧人住在何处。

    那名中州派弟子把他带到东面一座山谷,便告辞离开。

    暮色将至,山谷里的几座寺庙更显幽静。

    果成寺与水月庵还有宝通禅院等寺院的宾客,都住在这座山谷里。

    中州派是玄门正宗,却有这么多寺庙,不知该说是开明包容,还是说豪奢大气。

    井九走到果成寺僧人所在的那间寺庙时,白早已经在那里等着他。

    她是中州派掌门独女,今日应该很忙碌才对,却出现在这里,必然是先前那位中州派弟子通风报信。

    井九自然能想到原因,只不过没有想,说道:“我来找人。”

    白早听着庙里传出来的声音,说道:“虽然不知道你找谁,但应该都还在里面。”

    大殿木门紧闭,瑟瑟正踮着脚向里面看,小手不停拍打着门,喊着:“有本事你给我开门!”

    井九与白早没有过去,远远看着。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殿门终于开启。

    瑟瑟气鼓鼓地走了进去,但看着跪坐在蒲团上,对着古佛沉默不语的身影,心顿时软了。

    她走到何霑身后,说道:“就算……当了和尚,也不用这么难过吧?居然躲着我不见。”

    何霑听着瑟瑟不着调的安慰,叹了口气,说道:“你知道什么?”

    瑟瑟在他身边蹲下,看着他的脸,眼里满是好奇与跃跃欲试的神情。

    何霑已经落发,胡须也都剃的极为干净,整个人反而显得年轻了很多。

    感受到瑟瑟的目光,他有些警惕说道:“不准摸我的头。”

    被说中心事,瑟瑟有些无趣,说道:“我不知道你为何难过,那你告诉我啊。”

    何霑声音微颤说道:“我的朋友背叛了我们,结果害死了我一个朋友,你说那我到底算什么?”

    瑟瑟不解说道:“那是你朋友的事,与你有什么关系?”

    何霑说道:“识人不明,引来祸害,难道不是我的错?”

    瑟瑟说道:“那你确实有些眼瞎,但终究是那个人的问题,你的问题不算大。”

    “我自幼无父无母,直到现在还不知道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