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414 坐在坟上的人

414 坐在坟上的人(1/2)

作品:《龙抬头

    是的,去找二条。

    一方面好好谢谢他,另一方面看看能否从他口中得到一些杀手门的消息。杀手门是肯定不会放过我了,我也肯定不会放过杀手门,虽然以我现在的能力说不放过有点大言不惭,但是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多了解点杀手门总是没坏处的。

    二条应该没有加入杀手门,他是被红红和那位师父利用的,但是多多少少也该知道一点。

    程依依明白我的意图之后,立刻说道:“我陪你去。”

    我知道,她是怕我一时冲动,又和那个红红打起来。

    当天晚上肯定不合适了,二条和红红应该已经睡了,我身上也有伤,要找个地方休养。我和程依依就近找了一家宾馆住下,不担心杀手门找上来是假的,杀手门总是神出鬼没,我们藏得再隐蔽,也能被他们找上门来,好像他们个个装着雷达。

    所以这一晚上,我睡得也不踏实,隔一会儿就要起来看看情况。

    最近的我十分焦虑,几乎每一时每一刻都生活在极度的精神高压之中,我始终没办法像赵虎那样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程依依都挺心疼我的,最后把我抱在怀里,说道:“张龙,你好好睡一会儿吧,我会盯着点外面的。”

    我躺在程依依的怀里,真的感觉踏实、放松了很多,像是回到了小时候妈妈的怀抱。这种比喻其实有点夸张,但确实让我有了这种感觉,不知不觉终于睡过去了。

    这一觉睡得比较漫长,醒来已经是天光大亮了,清新的晨风微微吹进窗台,而我依旧躺在程依依的怀里。程依依是坐着的,背靠床板睡着了,难以想象她就用这样的姿势度过一夜,而且没有任何怨言和委屈,我再一次觉得自己能有这样的女朋友真是三生有幸。

    这一夜总算是平平安安地过来了。

    我忍不住伸出手去,轻轻抚摸程依依的脸颊,程依依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我说:“依依,辛苦你啦,我睡好了,你躺下睡吧。”

    程依依却笑起来:“不辛苦,不辛苦!”

    坐了一夜怎么可能不辛苦,我知道她是在安慰我,便坐起来,说:“你躺下吧,好好睡会儿。”

    程依依还是笑:“我真的不辛苦!”

    程依依笑得很开心,仿佛碰到什么高兴的事,我当然一头雾水,问她到底怎么回事。程依依又笑了一阵,才说:“昨天晚上啊,你一直叫我妈妈,叫得我心里甜丝丝的,你再叫几声呗!”

    我顿时大窘,昨天晚上睡着以前,确实感觉像是回到了妈妈的怀抱,但没想到自己睡着以后叫了很多声妈妈,还全让程依依听去了,占了我不少便宜。我哭笑不得地说:“你心理变态啊,喜欢当别人妈妈!”

    程依依说:“这怎么是心理变态,难道不是人之常情,谁不喜欢当别人的爸妈?”

    这话倒是真的,我国传统文化就是喜欢当别人长辈,粗人说话开口就是老子、老娘,感情好的还有互相叫儿子的。大飞每次叫我爹,我也心里甜丝丝的,感觉自己地位可太高了。

    但程依依是我女朋友啊,怎么能当我妈!

    我把程依依压倒在床上,报复性地去吻她的嘴的脸颊,程依依咯咯直笑,边推我边说:“别乱来啊,我可是你妈,你这样做是不对的。”

    闹了一会儿,我才把胳膊枕到程依依头下,说好啦,别玩了,你赶紧睡一会儿吧。

    程依依靠在我肩膀上,说:“张龙,你一直说你恨你妈,其实你也挺想你妈的是不是?”

    我确实跟程依依说过我恨我妈,因为我妈对我爸不忠,才有了一个罪孽的我。也正因为我妈这档子事,我才特别痛恨在感情里朝三暮四的人,但要说我不想我妈那是假的,作为一个十一二岁就失去母亲的人,匮乏的母爱也会导致这种感情特别浓郁。

    尤其是在我的印象中,我妈也对我特别的好,真是好到没边了,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那种好。有一件事我还印象深刻,一次我半夜高烧快四十度,我爸又加班不在家,是我妈背着我去医院,又悉心照料了我一夜,把我抱在怀里哄着我睡,最后我好过来了,她却累得垮了。

    所以我特别想不明白,亲子鉴定结果出来以后,我爸南下打工消失不见也就算了,毕竟我不是他亲儿子,伤到了他的心。可我妈是怎么回事,我是她的亲骨肉啊,她怎么也不要我了,就那样不声不响地走掉了?

    不光我恨我妈,二叔也瞧不起我妈,说起我妈的时候就会咬牙切齿,说我妈不是个东西,根本没资格当妈。

    但我在恨的同时,也会特别想她,像我想念我爸一样,这种错综复杂的感情一直纠缠着我,让我也不知道如何自处。昨天晚上因为躺在程依依怀里睡觉,这种思念愈发强烈起来,让我回忆起了很多往事,所以才不小心暴露了自己真实的情感。

    在程依依面前,我当然是没有任何秘密的,就将我的心思一五一十剖给她听。

    程依依听完了,用手摸着我的脸颊,轻轻说道:“张龙,你也别恨你妈。听你说的,我感觉她是个很好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