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飞剑问道第十篇 第十八章 欢儿!

第十篇 第十八章 欢儿!(1/2)

作品:《飞剑问道

    地下巢穴深处,那一座洞天内,桃林中。

    秦云施展着剑法,剑气纵横,令无数桃花花瓣纷纷扬扬。

    练剑足足一个时辰,秦云才停下,收起烟雨剑,又从乾坤袋中取出那卷轴,展开蝴蝶图仔细观看。

    “本以为这次观看蝴蝶图,感悟极多,积累浑厚,能够连续创出如梦剑第六式、第七式的。”秦云看了蝴蝶图片刻,轻轻摇头,“如梦剑第六式初见霹雳倒是轻松创出,可第七式还是积累不够,还差那么一点。”

    第六式初见霹雳,是积累无比充足后,水到渠成。

    这蝴蝶图中的黑暗大地,秦云看的憋闷,甚至吐血。

    不过飞行的蝴蝶和黑暗大地二者一阴一阳,却让秦云有了很多感悟,因此他有一种强烈渴望,创出更强大的一剑,也就是如梦剑第七式。

    只是显然

    积累还有所欠缺,达不到他心中想要的那一剑的目标。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等积累更深厚些,第七式到时候自然能成。”秦云没有再苛求,他自己也明白,离创出第七式已经不远。

    收起蝴蝶图,秦云嗖的化作流光跟着飞入那座桃林深处的院落中。

    院落中,银甲女将士跪坐在那白袍人尸体一旁,默默守候着。

    “这位护法女神将,对她主人倒是感情颇深。”秦云暗道。

    “你又来了。”银甲女将士抬头看向秦云。

    “嗯。”

    秦云点头,“我是来告辞的。”

    “天道轮回,因果循环,记住你对我主人的承诺。”银甲女将士说道。

    “放心,我秦云答应的事,自然会记住。”秦云道,“只是现在,我也根本不是那鹰魔王的对手。”

    这种层次的大妖魔,就算天庭要对付,都得派遣厉害的天兵天将前往。

    银甲女将士看了看秦云,随即没再吭声,只是默默看着她的主人。

    秦云微微拱手,随即转身。

    呼

    身影一闪,划过长空就降落在青石板路的尽头,这座洞天的洞天大门处。

    “开。”轻易打开洞天之门,看到了外界那地下洞穴通道岩壁,秦云一迈步,就出去了。

    洞天之门再度关闭。

    整个洞天只剩下那位银甲女将士以及那一具天仙尸体。

    “轰轰轰。”整个洞天都在震颤。

    “主人你说过,当有后来者受了你的因果,得了你的宝物,离去之时就是这洞天破灭之时。”银甲女将士轻轻揭开了面具,深情看着白袍人尸体,“还说,让你随着这桃林,一同湮灭在空间风暴之中。”

    洞天正在崩塌,外界更是空间风暴。

    十里桃林也在崩塌中。

    这座最中央的院落倒是崩塌的最晚。

    “你将命符给我,给我自由。”银甲女将士翻手取出了一晶莹的玉雕小人,这小人正是一女子模样,“可是从你死的那一天起,我就已经死了。”

    银甲女将士轻轻拥住白袍人尸体“记得我认识你时,你孤独一人,无亲朋,无家乡,只求复仇。”

    “我追随你,踏遍星空,寻找一处处机缘。”

    “我多么想替你报仇,可我只是一个被炼制出来的护法神将,永远无法提升实力。”

    哗

    这座院落也开始崩塌,空间风暴席卷了这里,席卷了银甲女将士和白袍人尸体。

    “你死前让我看看世界,多笑一笑。”

    “只是,我不想看世界,看别人,只想陪着主人你。”

    银甲女将士轻轻捏碎了手中的命符,她身上的银甲顿时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裂痕。

    命符不灭,神将不死。

    命符若灭也是神将真正身死之时。

    “哗。”

    白袍人尸体在风暴中被绞碎开始消散,银甲女将士身体也开始碎裂,她眼中有着两行泪水流下。

    “原来命符碎时,我才能流出眼泪。”银甲女将士轻声低喃,她拥抱着主人,在风暴中逐渐湮灭。

    “属下拜见主人。”

    “从今往后,你就跟着我,我没有常住之地,只是在星空中漂泊,过去是一人漂泊,以后也算有伴了。”

    当初还有些懵懂的银甲女将士乖乖追随着主人,在星空中一处处赶路,去一个个世界,寻找一个个机缘。

    对她而言,主人就是一切。

    地下巢穴通道中。

    秦云迅速便前进离去,并不知道他走后洞天内所发生一切。

    那位天仙所遗留宝物最珍贵的除了蝴蝶图和一件中品灵宝外,秦云并没有找到那位护法神将的命符,所以他也清楚,那位天仙并没有打算将护法女神将留给后来者。

    “或是相处久了,有感情了吧。”秦云暗道。

    呼。

    秦云在地下巢穴中行进,虽然这些年,他一直很痛苦,担心妻子,担心女儿。

    可是此刻,